本清

【三明生贺】锻刀要哄好老爷爷

#ooc也许有?#

审神者毫无印象地席地坐在锻刀室内,身边是因为限锻的原因被提为近侍的三日月宗近。原本他一直是近侍的,但因为与限锻同时进行的还有联队战,把他放在一队就可惜了嘛。

这次的限锻刀是同为天下五剑的大典太,作为一位已经拥有两把五花刀的审神者她只能说——强迫症忍不住啊。

被称为最美的剑的三日月本来就是把欧刀,加上他曾经给她带来那把数珠丸,这让她有点期待,这把最美的刀是否能再次给她带来惊喜呢?

遗憾的是,统统都是130。

今天是限锻的最后一天了,审神者也不抱什么希望。

反正已经有了三日月和数珠丸了嘛。虽然有点遗憾,但审神者还是在自我安慰。她微微侧头看向那个站在她身边的刀剑男士,锻刀炉中的火光照亮了他美丽的面孔,长长的睫毛微垂着,半遮住了藏有新月的眼睛,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足以令人神魂颠倒。

真美啊。一想到这样美丽的人居然属于自己,审神者就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甜蜜的笑。

“怎么了,主殿?”

被人那样盯着哪会有不发现的道理,三日月笑着转过了头,看着自家的审神者,新月映着火光,令人痴迷。

真好看。审神者看着那双眼睛,一下子回不过神来,直到三日月优雅地用袖子掩着嘴,声音也染上三分笑意地说了句“主殿谬赞了。”,审神者才发现,原来她一不小心说出了声。

审神者羞红了脸颊,固执地扭过了头不去看三日月。

三日月又笑了,他看着审神者小小的身影,轻声问:“主殿很想要大典太君吗?”

“也不是啦。”审神者的声音有些迷糊,大概是困了,“反正已经有你了啊。”

三日月的眼睛微微睁大,转眼间又充满笑意:“主殿真是犯规啊。”

“恩?”三日月的这句话弄得审神者不明所以,她转过头去,却看到三日月正拿着足够锻造大典太的材料,笑盈盈地看着她,“三日月?”她有点搞不懂这位老爷爷在想什么。

“主殿想带什么御札?”

“松吧。”因为当初锻造出你的时候就是用的松。

三日月从所剩无几的御札中拿出了松,和材料一起放进了锻刀炉。

审神者没想明白为什么平时穿衣服都要别人帮忙的三日月居然会亲自拿材料锻刀,就在她想要掏出自己的手帕递给三日月时,就听到三日月温和地喊她:“主殿。”

茫然地抬起头,对上三日月的视线,审神者顺着三日月的意思往他示意的方向看去,只见锻刀炉上面显示的数字不再是130,而是令人振奋的四个小时。

突然到来的喜悦让审神者的大脑停止了运作,最后还是三日月的呼唤才让她回过神来,他说:“主殿,需要用加速符吗?”

审神者从地上站起,但因为坐了太久腿有点麻,踉跄了几下就被三日月扶住,她看着那双美到令人无法言语的眼睛,笑着说:“当然。”

“天下五剑之一,大典……”大典太的出场台词还没说完就被激动的审神者打断了。

“哇!爷爷最棒!我爱死爷爷了!!!”说着,大典太就看着审神者兴奋地紧紧抱住了三日月,而三日月还是那副笑盈盈的样子,在看向大典太的时候,笑容变得更加和善。

“欢迎啊,大典太君。”

大典太:我一点也不觉得你欢迎我。

这时的审神者也恢复了点理智,她放开了三日月,却依旧挽着他的右手,脸上兴奋的红光也还未褪去,她欢快地说:“很高兴见到你,大典太!”

“啊啊。”大典太点点头。

爷爷: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典太:(后背一凉)三日月你怎么了???
婶:???

——————————————
今天突然想写文,正好是老爷爷的生日,那我就当作生贺送出来啦!